腸癌治療

第四期腸癌病人家屬的分享:由政府「再」轉到私家

我媽媽是於2018年9月確診患上腸癌第四期的病人。

發現腸癌的經過

因為媽媽經常感到肚痛,影響日常作息,所以她決定去找醫生做腸鏡檢查。完了檢查後,醫生說情況不是很理想,其實我們已心知不妙,但現在沒有什麼可以做,只好等報告出了再作打算。所以醫生就預先寫轉介信給我們到政府醫院進行登記,再等待報告結果。 在未出報告時,我們三兄妹仍然樂觀地安慰媽媽說沒事的,誰料,從報告結果得知媽媽已經是第四期腸癌,並已擴散到肝臟,而肝功能只剩下三分之一。

開始化療

確診後,醫生立即建議媽媽進行口服化療及標巴藥治療。他給媽媽的針藥是最新的一種,他亦細心為我們講解整個治療的流程及當中可能要面對的負作用,還配定了止痛藥給媽媽在有需要時服用。經姑娘悉心的照顧下, 媽媽就在診所開始了第一針。感恩全程都有専業的姑娘看顧著,他們亦在過程中保持與媽媽傾談,令媽媽興鬆地完成了第一針。回家後,媽媽如常感到肚痛,但吃過止痛藥後就沒事了。

由私家轉到政府

後來發現,政府有為腸癌病人提供免費針藥,而且是與媽媽現在打的是一樣,所以由第二針開始,媽媽就轉到政府醫院繼續療程。 因媽媽經常感到全身痛,我們向醫生了解可否為媽媽配合私家醫生給過我們的止痛藥,但政府醫生拒絕了這要求,只是配了一些普通必利痛給媽媽。服用必利痛後,亦如我所料,媽媽面對的痛楚沒有被舒緩,媽媽痛得整晩也沒睡。第二天,她再要到政府醫院接受第二針療程。媽媽其實是很擔心的,我只安慰著她。到醫院後,她看見病房像打仗一樣,病房不容許家人留下,我只好坐在病房外等候。畢竟這是免費的,所以不能與舒適的私家診所相提並論。姑娘急忙說了幾句就開始了,我在外面等候期間,看見每個癌病人出來的樣子都不好受,有的面色是烏黑的,有的頭髮都脫光,他們的樣子很苦。我心裡一直祈禱,希望媽媽這次療程一定要順利。不久,姑娘出來對我說媽媽在𥚃面一直在哭,我心裡感到十分難過。

由政府「再」轉到私家

隨後,我們去見醫生,但這次會面其實是見完等於沒有見。其實政府醫生真的要用這種說話沒有尾音,漠不關心的態度對待病人嗎?我當然理解他們要面對的工作很多,所以我沒有期望過他們會說一些安慰我的媽媽。我向他反映媽媽吃過止痛藥後亦無法止痛,不能入睡,他的回答是患腸癌的病人都是這樣吧。然後,我再問他我可否回私家醫生配這個止痛藥,他一句說不可以,便說有下位病人等候,所以我們只好失望離去。 回家路上,媽媽沒有說過一句話。

回家後,媽媽如常感到肚痛心口痛,我說我們試多一次療程,如果真的感到私家醫生真的有很大分别的話,我們就轉回私家醫生打餘下的幾針。當晚,她痛醒了幾次亦無法入睡。我忽發奇想,家裡還有私家醫生開的止痛藥,不如試試給她服用。真的很神奇,媽媽吃過兩小時後便沒有那麼痛了,還一覺睡十點才起床。 我立刻致電私家醫生,他還接過電話與我們直接對話,並安排一個快期給我們作第三次療程,還對我們說如最後決定到政府醫院繼續第三針,打個電話取消就可以了。他在對話中還安慰媽媽要放鬆心情,說要快樂才能醫好,亦鼓勵她多做運動及吃低渣食物。他用肯定的言氣對媽媽說她是可以痊愈的,為我們帶來無限的希望。我們笑說,真的一分錢,一分貨。

 

相片來源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